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探寻重庆双桥,这座曾经的行政区

2022-10-07 03:19:35 876

摘要: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特殊历史背景下,因大型能源开采、企业聚兴、交通发展而产生设立的城市与县级政区在中国,特别是中西部一带算是常态化现象。老一辈川汽人都记得“四川汽车制造厂”,这是中国第一个重型军用越野汽车生产基地,而后又经历了“军转民”并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特殊历史背景下,因大型能源开采、企业聚兴、交通发展而产生设立的城市与县级政区在中国,特别是中西部一带算是常态化现象。老一辈川汽人都记得“四川汽车制造厂”,这是中国第一个重型军用越野汽车生产基地,而后又经历了“军转民”并重承接的产品结构调整,所制造生产的红岩牌大卡车,迄今仍驰骋奔越,行途物流,更打造了“中国力量”之品牌核心。“四川汽车制造厂”1965年由四川宜宾迁建至大足,由此便衍生出一座因厂建置的行政区—双桥。2003年与上汽集团联合重组,公司总部与核心生产车间由双桥迁往重庆主城,新厂区位于渝北区黄茅坪。老厂区部分建筑留存,将开发为工业文旅项目。此次探寻走访,分为参观展览与实地行摄两部分,通过对川汽厂来此落户做背景梳理,并记录原双桥区的沿革渊源。


位于今重庆市大足区双桥组团(经开区)车城广场的“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该馆除了介绍企业历程外,还有许多涉及双桥的政区变迁展示。了解双桥,先从这座博物馆开始。该馆免费开放参观,2021年12月22日建成开放。


点卯原重庆市双桥区,首先要知晓该区最早的雏源—四川省大足县双路铺。唐代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朝廷以“山川阔远,请割泸、普、渝、合、资、荣六州界置‘昌州’,次年(公元759年)准奏划建,同时又分置“昌元、静南、大足”三县隶昌州,今双桥辖境时属静南县。唐末昭宗景福元年(公元892年)省静南县入大足县,双桥一带亦划入之。清初康熙施行“移民实川”,继又实施“滋生人丁,永不加赋”的赋税政策,客民陆续迁入。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至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有客民于大足县白家岭(今双路老街)建店设铺。乾隆初年,移人客民逐渐增多,为了联络乡友感情,调理同乡事务,维护乡人利益,湖广籍客民率先在白家岭修建了庙宇—禹王宫(湖广庙)。随着人口增长,经商客户亦相应增加,一些商家店铺和客民住宅也相继修建于白家岭。至道光年间,已形成长约500米的双路场,赶场期逢农历二、五、八日。由于白家岭地势相对较高,相传每逢晴天清晨,岭上常有两根雾柱与东北方白鹤岩对峙,居民取双雾之谐音名双路场,又称双路铺,因二雾柱状似二龙腾空,故又习称双龙铺。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清廷推行新政,筹备地方自治,县下推行乡镇制。是年大足县划设8乡4镇,邮亭为8乡之一。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析邮亭乡地置双路乡,治双路铺,双桥境域自始设立行政建置。

清代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 王德嘉 编撰 《大足县志》中对“双路铺”的文献记载,该地时属大足县汶水里。附近的“邮亭铺”时属安贤里,距双路铺约8公里,现为双桥经开区范围。


清代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大足县地舆图》中,对“双路铺”及“邮亭铺”的区位标信息标注。


双路铺老街旧影,曾经两侧居民住宅多为木结构的平房。


双路铺老街从豆腐大田到狗市坡,几乎都是木构架、木檩椽、木板墙、树皮瓦,连接处用榫头穿卯眼做的串架,房上的挑还雕刻着各式各样的花纹。解放前街上居民的生活也很困难,修的串架房基本上都是两家共壁,这样既节省材料,又节省空间,两家人的关系也像共壁一样亲密。也有的两家之间隔着20到30公分的距离,方便放置各种杂物。


古朴窄小,两边人行道只有1.5米的老街,不管是每周星期天赶一次场,还是“二五八零”赶场,老街上都是分外拥挤的人流,多少孩童在这条街上跑着长大。黄杨、月季、杜鹃、玫瑰等多种种满道路两旁的灌木花卉,都在默默注视着老街的变迁。打铁铺“叮叮当当”,鸡市街、狗市坡、猪市坝热闹非凡。拥挤的背篼、提兜、菜篮,周边乡民们以街为市,流动商贩见缝插针,买卖东西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鸡鸭蛋、布、鞋、油条、白糕、汤圆,各种东西都能在集市上买到。双路老街在经济大发展中走向繁荣,如今居民对老街的印象也在繁荣的市井中慢慢变得模糊。


20世纪60年代初,国际形势处于冷战时期。当时国家为加强国防建设,从法国引进贝利埃公司军车制造技术、图纸和设备,生产重型越野汽车作为装备炮兵部队之用。第一机械工业部派人到“三线”建设的大后方四川省考察后经国务院批准,于1964年6月决定将停建的宜宾高压电器厂改建为宜宾重型汽车制造厂。但由于宜宾高压电器厂厂址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及资源条件等适合核工业建设,于是核工业部提出并经周恩来总理签批,宜宾高压电器厂厂址划归核工业部,宜宾汽车制造厂另选址兴建。一机部准备在成渝两地选址,皆因四川省和重庆市不同意在成都、重庆近郊建厂,只同意在沿成渝铁路线上内江至永川之间选址兴建。一机部按指定区间考察后,初定于成渝铁路邮亭铺站(今大足站)附近的大足县邮亭公社高家店。动工不久,一机部部长段君毅亲临现场视察后指出:该处不符合“靠山、分散、进洞”的战备原则,必须另行选址。直至1964年末,方定址于东靠巴岳山麓、北邻龙水湖,距成渝铁路邮亭铺站9公里的大足县双路公社龙星大队(老厂址驻地)。

作为川东平行岭谷最西缘的巴岳山,背斜褶皱纵亘。在巴岳山岭西侧,原始地貌属方山缓丘,农耕与村舍相融而居,垦植阶台田野劳作,在四川汽车制造厂迁驻到此之前,这里为一派自然生态之景象。拍自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展板。


1965年7月5日,宜宾重型汽车制造厂开始拆迁,至8月8日搬迁完毕。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公司决定,该厂更名为湖滨汽车制造厂。当年10月破土动工建厂,次年即试制成功第一辆红岩牌CQ260型军用越野车,开始了中国生产重型汽车的历史。1970年湖滨汽车制造厂下放地方,党、政关系隶属重庆市领导,生活供应、社会治安等则由大足县当地管理。1972年8月,更厂名为大足汽车制造厂。

当1965年四川汽车制造厂落户于此后,利用傍山隐蔽的自然条件,便在短短时间内,开发兴建了生产与生活区,产业发展对这片自然空间带来了一次跃变改观。拍自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展板。


由于厂址所在地离大足县城30公里,且双路公社仅有公社和大队小学,双路铺街居民不足千人,商业网点极少,因而使该厂职工生活物资供应、子女入学就业及厂区治安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直接影响正常生产。1973年9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京召开四川省12个重点企业汇报会时,出席会议的大足汽车制造厂代表王力山(厂党委书记)、马烈(厂党委副书记)、杨忠恕(厂长)就上述问题作专题汇报,并建议在该厂所在地设置一个行政区归重庆市直接领导。1974年2月2日,四川省革命委员会向国务院呈报《关于建立大足汽车制造厂行政区由重庆市直辖的请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除对上述问题作如实汇报外,并称“大足汽车制造厂是生产重型越野汽车的全国‘独生子’工厂。全厂有职工及家属一万余人。厂址在四川江津地区大足县境内。由于江津地区和大足县的主要精力是抓农村工作,因而使工厂职工的生活、治安、文教等方面存在的问题,长期不得解决,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工厂的生产建设是不利的。希望在大足汽车厂所在地建立一个行政区,由重庆市直辖,在重庆市革命委员会领导下,统管这一地区的工业、农副业、政法、财贸、文教及市政等工作”。《报告》还对行政区划及区名提出建议。

《关于建立大足汽车制造厂行政区,由重庆市直辖的请示报告》全文摘录,拍自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展板。文告中特别提到了当时江津地区与大足县都作为川盆重要农业资源区,无法承担规模化的工业人口管理,并涉及诸多复杂问题,基于此才有了“双桥区”的诞生。


1974年10月22日,国务院批复:“同意试行建立大足汽车制造厂行政区,划归重庆市直辖,其区域包括大足汽车制造厂所在地的双路公社全部和土桥、元通公社的6个大队,并从双路、通桥两公社首尾各取一字,以“双桥”二字作为新置行政区名”。1975年2月18日,中共四川省委召集重庆市委、双桥区筹建领导小组、江津地委及大足县委负责人会议,确定移交工作基本原则。图中最后这句话,也算中国行政区划曾经的一个“之最”系列吧。


1975年2月27日,双桥区与大足县开始办理接交工作。3月12日,重庆市双桥区正式成立,4月1日正式行文办公。区政府驻双路公社火炬生产大队(今双龙西路106号,现为经开区管委会办公驻地)。新区成立并办公伊始,相关行业机构也陆续设立。


当年双桥区筹建领导小组的主要负责人,从这些人的籍贯上来看,大都是来自中国北方省份的南下干部,长期效力于体制内,并拥有丰富的大型国企管理经验。他们为西南地区的工业化发展,做出了毕生奉献。尚不知还有哪些老人迄今仍健在。


位于双路西路106号的原双桥区人民政府机关与区人大常委会的门框,今双桥经开区管委会办公驻地。不过图中这座老门框早就拆迁掉了。拍自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展板。


双桥区成立后,与大足县之间还存在许多利益协调、权限交接等问题。比如对龙水湖(时称‘西湖’)的水资源运用,首先确保农业用水,如有富余再供给汽车厂,并还要收取相关费用。毕竟农业在当年更是重要生产资料,维系国民生计,所以生产行为需得到优先确保。拍自重庆红岩重型汽车博物馆展板。


参观了重汽博物馆后,开始了行走双桥城区的路程。这是位于车城广场北侧、中央绿地公园的“双桥经开区企业服务中心”办公楼,其实管委会也应该搬迁到此,行政机关都能集中办公,更将方便市民办事。毕竟做过36年行政区,双桥城市框架依然保持着县级城区格局。


南侧是车城大道,右边高楼为“大足国际商贸物流园”办公点。这是双桥与大足密切融合的见证之一。双桥靠近大足的铁路口岸—邮亭镇,本身还拥有行政区的规模底子,随着企业主体搬迁、行政区域撤并,双桥面临新一轮转型期,那么结合区位优势铺垫物流产业,是一条符合现状的发展路子。


来到双龙西路106号的双桥经开区管委会(原区政府)点卯,门口宣传标语“千亿工业”,就是指的红岩汽车产业么?


双桥由行政区变为了经开(功能)区,换的不仅仅是一块牌子,既会失落,也有机遇,就看城镇体系下,新的发展状态了。


双龙路从双路铺到龙滩子村,故名,并分为东西两段。1965年川汽厂落户这里后便开始修筑,连接着原老厂区与双路老街,也可以说是当年川汽职工们进城逛街的必经之路。1981年纳入地名普查。双龙西路也是双桥的行政街区,管委会以及大部分机关、文化类单位都位于此路上。从门口“蓝白相嵌”的瓷砖颜色上看,这里以前是一处派出所,现在则是规划与土地管理单位的办公点。其中规划部门(自然资源局)已是大足区的所辖分局了,这与万盛各行业完全独立不同,双桥各行业单位几乎都为上级大足区的分支、派出、下属等机构,融合非常明显。


不过双龙西路上的这块道路指向牌,十年过去了,却还是标注着老地点—区委、区政府,也许这处地名细节早被遗忘,或者留存缓冲。


双龙西路与双北路、双南路交汇的转盘处,当地称为“三岔路口”。这里便是双路铺老街的核心区域,不过时光变迁,这类工业化进程较快的地方,老街旧巷早已纳入了岁月往事中。如今除了一些地名外(如江西庙街),已看不出任何明清旧铺的痕迹了。转盘由双路铺积淀聚落人口,仍是双桥老城最繁华的地方,周边分布有商业(时代广场)、通讯、邮政、集市、教育等功能场所。


转盘处的这座雕塑很显然,为双桥老城的地标构筑体。曾经看一本九十年代的双桥年鉴,上边就标注这尊雕塑的图片。但不知道具体名字,如有熟悉者可进行补充。


由于双路铺老街已经没有老建筑与老街巷了,就未做记录。直接来到车城大道上。车城大道得名于2005年,位于双桥老城北侧,呈东西走向,横贯新城,道路核心位置即是车城广场。这趟公交车由双桥开往大足,虽然有30多公里,但两地公交早就连接在了一起,大足城区到双桥已有多趟公交线路,客流都还不错。其实就是一个县域内,从城区通达辖镇的一条正常线路。


原双桥区的机构遗留牌——交通综合执法大队。这块牌子的背后,是该单位的新归属——大足区交通综合执法支队四大队。而公路对面的公交岗亭,也是大足公交公司4路队调度室。均带有派出、下属机构的性质。通过这些行业细节,使双桥与大足的融合细节,展示得非常清晰。


车城大道(西向),图中左侧的高层房屋,是双桥汽车站,目前还在使用,主要发往永川、重庆主城等周边区域,一些从大足发往四川城市的过路车也会在该站停靠配载。


1981年版《四川省地图集》中,关于双桥区的信息标注。双桥建区之初,辖双路街道、双路公社、通桥公社,双路街道管理以川汽厂、双路铺为核心的城镇、工业区域(大致为双龙东路—西路沿线),双路公社则为附近农田村舍。通桥公社位于双桥城北,是独立的小市镇。1996年3月,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同意双桥区撤乡建镇,调整街道管辖范围且更名迁址,双路街道更名为龙滩子街道,并从双路街22号迁至川汽厂厂区园堡村,其所辖之双路街、江西庙、双龙西路、双南路、双北路等5个居委划归双路镇。1996年4月,双路街道办事处更名迁址,并将其所辖双路街、江西庙、双龙西路、双南路及双北路等5个居委会划归双路镇。2001年双路老街拆迁改造,将双路街和江西庙两个居委会分别并入双北路和双南路居委会。9月,区政府决定,将双路镇所辖龙星村、太平村划归龙滩子街道管理。至此,双路镇所辖区域基本稳定。同年4月,通桥也撤乡设镇。

双路与龙滩子两处镇/街构筑起了双桥城区的主体框架。截止行政区撤并前,双桥为“两镇一街”的管理格局(双路镇、通桥镇、龙滩子街道)。2011年10月24日,《国务院关于同意重庆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域划分的批复》国函[2011]129号),撤销双桥区和大足县,设立大足区(綦江/万盛部分略)。重庆市人民政府另设双桥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经开区),并由双桥经开区管理委员会负责该区的“市政、基建、城市规划、统筹发展、民生”诸项事宜。重庆市双桥经开区管委会为重庆市人民政府派出机构,正厅级行政单位,行使市级行政权力。重庆市府分别委托大足区委、区政府代行管理党务和部分社会事务。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